即刻申请 虚拟导览

UCSI大学对线上学习并不陌生

UCSI大学对线上学习并不陌生


COVID-19不仅导致了一场病毒大流行,还造成了全球经济和社会动荡。这场动乱让全球人民陷入恐惧的情绪中。专家认为,这可能会对世界各地人们的心理和精神状态产生长期的影响。人们提出了许多理论来解释这一极具破坏性的现象,更有一些阴谋论在群众中激起了无限恐惧和恐慌。这些观点在许多社交媒体平台上迅速传播,没完没了的假新闻和假消息,也让情况变得更糟。

世卫组织制定了安全隔离、良好个人卫生习惯和避免大型集会等措施,来减缓传播。公共卫生专家表示,在缺乏可行疫苗和经验证治疗方法的情况下,这是减少感染的唯一方法。受中国启发,许多国家已采取了类似的措施来降低感染率,同时避免出现可能导致卫生系统不堪重负的惊人病例增长。因为造成许多国家死亡人数上升的因素之一是医院无力处理病例。

虽然没有旅游和酒店业那么严重,但教育领域也受到了行动管制的影响。行动管制令的实施,禁止了课堂授课、考试、实验室实习、研讨会、讲座和会议等,传授和分享知识的活动。一些人认为,即使所有封锁被放松,不断上升的恐惧因素也会使高等教育偏离传统的教学方式。许多大学已开始使用在线数字平台进行教学。无论如何,许多人预测病毒大流行后将出现新常态。而大学必须为新常态做好准备。

在UCSI大学,电子学习对于教职员和学生来说并非完全陌生。我们已实践了多年,最初是通过LMS数字系统,现在则是改进版的CN课程网络系统。实际上,CN提供了一个可以上传笔记、发布作业、分享意见、交流以及其他重要的考试通知的数码平台,而这仅是一些例子,实际上数码平台的功能更甚于此。无论如何,UCSI大学早就接受了线上学习,并被证明这样的网络熟悉度在如今突如其来的非常时期,是对校园社区的一大帮助。COVID-19进一步促使大学扩大电子学习平台,把原本的实体课堂也变成线上课程。因为按照阻断COVID-19传播的安全距离新标准,除了网络授课,如今并没有其他授课方式。

从行动管制令初期就已展开的许多在线课程来看,UCSI的教授和学生们都很好地适应了这种新的教学方式。学生们对新的电子学习模式给予了积极反馈,对那些极具创意部署线上课程平台的讲师赞赏有加。由于学生人数众多,如今期末考并不适于以一般的实体模式执行,因此这次考试将以在线评估代替。然而,所有在线学习和评估都必须遵守MQA所制定的高质量教育标准,对于专业课程,则必须符合相关的专业委员会的标准。以我所执教的工程学院为例,我们所有的课程都必须由马来西亚工程师局(BEM)进行认证。而这也确保了我们的毕业生不仅能被国内的工程公司录用,还符合世界各地工程公司的录用标准。事实上许多UCSI工程毕业生都已在全球各地的顶尖工程公司就业。

我在UCSI大学执教工程学的技术交流。我的学生大多是工程课程的二年级生,包括化学、机械、电机和土木。技术交流的技能强调跨专业交流的能力,这是因为任何商企的员工都不可能只有工程师,有可能首席执行员是会计师背景。我一直向学生强调,若想在职业生涯中有很好的发展,掌握技术交流的技能是很重要的。这些技能包括撰写有效的技术报告、发表有说服力的口头报告,最重要的是掌握批判性思维的艺术和科学。这些都是职场非常需要的技能。

这是因为在职场上,专业人士经常被要求做出解决问题和改善公司业务的决定。很多时候,团队合作是最重要的。若要举例一个有效的技术沟通者的好例子,我认为卫生总监就是个好例子,他每天马拉松式地就我国covid19状况进行新闻简报,呈现了技术人员(这里指的是医生)如何提供连街上的路人都能理解的简报。难怪大家对他赞不绝口。

UCSI的技术交流课程通常有很多学生,经常逾百人。我发现利用ZOOM、MICROSOFT TEAM等平台进行在线授课,可以大大提高学习效果。这是因为在实体教室里,人群控制是个很大的挑战。一个班级有不同水平的学生是正常的,在大班中那些愿意听课的学生可能会比那些在学习上不那么认真的学生少,而我发现使用在线课程,这个挑战就解决了。网上课堂也提高学生的参与度,那些羞于提问和发表意见的人也变得更大胆。这有助于更活跃的互动和改进学习。登记出席率也变得更为轻松。我相信,在恐惧中蹂躏世界的COVID-19也让我们因祸得福。它开启了教育领域拥抱和扩展数码电子学习平台的可能性。我相信这将使大学变得更好。


欲知更多详情? 今天就和我们联系,以获取更多相关资讯。